大奖娱乐官网>>行业动态>>环保热点
2019年中国垃圾分类行业市场前景预测及投资战略研究
文章来源:大奖娱乐官网环境保护产业协会   阅读次数: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6日 11:15:43

1、垃圾分类攻坚战为何在 2019 年打响

1.1、垃圾分类既对产业有影响,更涉及社会治理

目前,我国已具备了全面推行垃圾分类制度的基础:(1)人均收入及居民素质显著提升;(2)垃圾收运、处置设施建设已初具规模。回顾历史,虽然我国垃圾分类制度从 2000 年便开始尝试,而且期间对部分试点城市还进行补贴鼓励,但实施效果却并不明显。其原因在于,一方面是公民素质和垃圾分类意识跟不上,公众垃圾分类参与率低下;另一方面则是垃圾收运和处置体系尚不健全,“先分后混”现象频出,前端的垃圾分类做了无用功。

居民素质提高是垃圾分类制度成败的关键。居民素质与经济发展水平存在一定的正相关性。随着我国经济高速发展,人均收入和受教育水平稳步提升,带动了居民素质的提高;同时,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愈发强烈,这为垃圾分类制度的提供了先决条件。回顾德国、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垃圾分类制度推进的历史,其多在人均 GDP 达到一定水平时(1 万美元)开始颁布垃圾分类相关政策和法律,并建立相应的收运处置体系。

收运体系和末端处置设施的完善是垃圾分类全面的必要条件。固废产业经过“十二五”、“十三五”的快速发展,截至 2017 年底,我国年化生活垃圾清运量达到 2.15 亿吨,无害化处置率达到 98.73%,无论从收运体系及无害化处置方式上,已经具备较高的水平。

(1)收运体系方面:在城镇化和市场化承前启后推动的情况下,2015-2019.4,环卫市场化运营首年服务金额累计 1340 亿元;

(2)末端处置设施方面:我国垃圾无害化处理能力在早期卫生填埋的带动下开始增长,而随着房地产周期上行,填埋产能扩张受限,垃圾减量化成为行业新的发展方向;焚烧处置的优势逐步显现并在政策的大力推动下持续扩张,目前储备的垃圾焚烧产能已达 82.85 万吨/日(根据 E20 环境平台截至2018 年 10 月的数据),已超过“十三五”规划明确的 59.14 万吨/日的产能要求。

未来,精细化处置是未来固废行业发展的重要方向;全社会生产、生活规范水平提升也是大势所趋,同时亦涉及社会治理范畴,而前端的重要抓手便是垃圾分类制度。虽然,国家在《“十三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中也规定了 2020 年城市垃圾无害化处理达到 100%的指标要求,但在行业处置精细化程度方面,中国距发达国家仍有较大的差距。垃圾分类不仅是一种生活方式的改变,更将对固废产业链利润的重新分配和体系化建设产生深远影响。发展初期监管是关键,既需要发改、住建、市容、公安、商务及环保等多个部门统筹配合,也需要调动社会各界的主观能动性。当前,中国面临经济转型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认为,推动垃圾分类制度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手段之一。

1.2、极致的日本,国际上是怎么进行垃圾分类的

日本和美国的垃圾分类均较为成熟,但是其运行模式有显著不同:美国的垃圾分类模式相对简单,一般仅将垃圾分为“可回收”、“不可回收”等两到三种类别;而日本则有着全球最精细的垃圾分类模式,规定了有多达几十余种不同类别的垃圾可以分类回收。

美国垃圾分类:有效果,不显著

美国的垃圾分类要求相对简单,一般只分为可回收/不可回收/危险废物等三类,传统的垃圾分类教育大多也只列出可以回收的各类物品;同时,美国各地也采用了如垃圾区别收费、垃圾分类奖罚、饮料瓶抵押金、生产者责任延伸等制度进一步推动垃圾分类的实施。

但是美国整体的垃圾分类体系建设仍存在一定不足,垃圾的回收比例占比在近年来并未有进一步的提高,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美国垃圾分类的宣传教育并没有足够的普及,仅有部分州和地区的民众垃圾分类意识有所提升,但整体的垃圾分类习惯并没有很好地养成;二是垃圾分类意识不足带来了末端垃圾分类不完善,导致高额的成本发生在垃圾回收分拣环节,这也进一步影响了美国垃圾分类和后续处置体系的建立和完善,因此美国的垃圾回收利用的比例一直并未有明显的提高。

日本垃圾分类:严苛到极致

初期,日本实行垃圾分类的目的之一是从源头规避垃圾焚烧“二噁英”的排放水平;后期,日本在 2000 年提出建设循环型社会,提倡 3R(Reduce:减少排放,Reuse:重新使用,Recycle:再循环利用)原则,目前已经初见成效。日本固废处理推行源头减量、回收利用、能源利用、最终处置路线,其已成为世界范围内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利用效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日本的垃圾分类措施执行效果较好,原因在于:

(1)日本居民从小接受垃圾分类教育,素质和意识较高;

(2)日本配套垃圾收、储、运及处置基础设施相对完善;

(3)不严格执行垃圾分类或乱扔垃圾,将面临巨额的罚款甚至刑罚。

日本有着十分严格的垃圾分类要求。日本各地区对垃圾分类的具体要求存在一定的不同,特定地区的垃圾分类划分多达 36 种,大多数地区的分类在 4~10种。日本同时对垃圾收运的时间也有着十分严格的要求:如日本静冈县长泉町,一周有两次可以扔可燃垃圾;每月分别有两次可以扔不可燃垃圾、塑料瓶、有害垃圾或资源垃圾;每周三可以扔塑料垃圾;而家电回收需要消费者承担金额包括运费,如电视机回收利用费为 2700 日元。

1.3、上海垃圾强制分类打头炮:这次真的不一样

政府端:中央高层重视,政策加码,推进力度空前

国家层面明确方向,地方层面细化实施,垃圾分类政策不断加码。截止 2018年 12 月 31 日,46 个重点城市均已公布了实施方案,其中有 41 个城市已开展垃圾分类示范片区建设。从立法上看,16 个城市已出台生活垃圾分类地方性法规或规章,26 个城市将垃圾分类工作列入立法计划,2017 年以来,厦门、西宁、广州、重庆、太原等地分别发布了垃圾分类地方性立法,上海市人大二次会议已表决通过《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垃圾分类”将于2019 年 7 月 1 日起正式纳入上海法治框架。

住建部日前印发《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再次强调垃圾分类的推进目标,即 2020 年 46 个重点城市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系统,直至 2025 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系统。《通知》同时提出各地级城市应于 2019 年底前编制完成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分类运输环节防止“先分后混”、加快提高与前端分类相匹配的处理能力等具体要求,垃圾分类工作推进进一步提速。

政府端已经通过持续的政策加码指明了垃圾分类发展的方向,各地仍将持续加大对垃圾分类体系建设的力度和投入,而作为垃圾分类实际的执行者——居民,则需要“会分类,愿分类”,才能真正实现垃圾分类制度的全面实现。

社会端:“愿”分类稳步提升,“会”分类仍需努力

分类意愿已逐步提升,分类方法仍需优化改进。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对绿色生活需求的增加,居民垃圾分类的意愿已有显著改观。根据上海市绿化市容局的显示,约 95%的市民已支持垃圾分类,但是由于分类制度不够健全,以及分类体系不够完善等多方面原因,公民对于垃圾“愿分却不会分”,真正分类的市民仅占 20%左右。在分类制度逐步优化落地的过程中,如何建立完善而有效的分类体系是垃圾分类进一步完善的重中之重。

2019 年 7 月 1 日起,上海将成为全国第一个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城市,上海市政府也在积极运用各方渠道指导居民如何正确的进行垃圾分类:一方面通过各类宣传措施(印发《上海市生活垃圾全程分类宣传指导手册》,开展公益宣传活动,张贴海报等)科普垃圾分类的方法,另一方面通过“上海发布”微信公众号设立“垃圾分类查询”平台,通过更加人性化的方式帮助居民完成正确的垃圾分类。

按照上海现行的垃圾分类标准,日常生活垃圾共分为四类,分别是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湿垃圾、干垃圾。其中可回收物(废纸张、废塑料、废玻璃制品、废金属等)和有害垃圾(废电池、废灯管、废药品、废油漆及其容器等)较容易区分,湿垃圾基本包含各类食物、瓜皮果核、花卉绿植等易腐烂的垃圾(粽叶、椰子壳等硬果壳,以及榴莲核、菠萝蜜核等硬果实除外,其虽可降解,但因其目前不适合作为湿垃圾进行末端处置而被归类于干垃圾),干垃圾则是除上述三种垃圾外的其他垃圾。

在现行垃圾分类标准的基础上,上海通过改造分类垃圾箱房/分类投放点、配置专用干/湿垃圾车、建设“两网融合”回收服务点、以及加强末端的垃圾处置设施建设等手段,已初步实现了垃圾分类流程的规划落实,并为下一步全面建成生活垃圾分类体系,实现全市生活垃圾分类服务全覆盖做好了准备。

垃圾分类的全面实行可以带来怎样的市场增量?我们认为可从两方面分析:固废行业的市场增量以及居民日常生活市场增量:

(1)从固废行业的市场增量来看,我们认为有四个细分方向有望受益于垃圾分类制度的建立和实施:环卫设备(更新周期、新型设备、智能化),垃圾焚烧细分(热值提升、解决二噁英问题),餐厨及厨余处置市场(餐厨收运渠道理顺,厨余量增),再生资源回收(利益流回正规渠道);

(2)从居民日常生活市场增量来看,家用垃圾处理器的渗透(“嫌麻烦”人群的最优选)以及上门回收垃圾模式的普及(“996”族的无奈之选)有望成为新的发展热点。

来源:华经情报网

大奖娱乐官网